大家都在搜

新冠疫情中,经典的二甲双胍老火了!



  随着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在我国的全面铺开,很多糖友也都去注射了疫苗。

  提了一年多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,接下来是不是可以放飞一下自我了呢?

  专家提醒,任何疫苗都不是100%有效,糖尿病患者又是新冠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。

  因此,糖友们在注射疫苗后,仍需注意防护,勤洗手戴口罩,最重要的是:控制好血糖!控制好血糖!控制好血糖!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

  控制血糖为什么那么重要?

  现在地球人基本都知道了,糖尿病、高血压等慢性病患者是新冠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。不仅是容易感染,而且一旦感染了还容易进重症监护室。

  最近的研究显示,合并2型糖尿病的新冠患者死亡率是非糖尿病患者的2倍[1],而血糖控制水平本身与2型糖尿病患者新冠相关死亡率直接相关,新冠肺炎患者住院期间,血糖控制良好(血糖变异性在3.9-10.0mmol/L范围内)的患者死亡率为1.1%,血糖控制不良(血糖变异性上限超过10.0mmol/L)的患者死亡率高达11%[2]。

  在新冠疫情的威胁下,能够有效地控制好血糖,就相当于给自己多加了一张护身符。

  所以,准备放飞自我的糖友们,还是得继续管住嘴迈开腿,规范用药,争取把血糖控制在理想的范围之内。

  当糖尿病遇上新冠

  二甲双胍又双叒叕开挂了

  提到二甲双胍,很多糖友们都很熟悉,老药了嘛!既有一种老朋友的亲切感,又免不了有点嘀咕:这么老的药了,还管用吗?

  答案是:管用,相当管用。

  根据最新的国内外糖尿病诊治指南推荐,二甲双胍依然是治疗2型糖尿病的首选药物和联合治疗方案中的基础治疗药物,且应一直保留在糖尿病治疗方案中[3]。

  不仅管用,二甲双胍还在抗击新冠的战役中再次开挂:

  2020年6月,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研究团队在Am J Trop Med Hyg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,与非二甲双胍组相比,二甲双胍组糖尿病合并新冠感染患者的住院死亡率明显降低[4]。

  发表于Front Endocrinol杂志上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,二甲双胍使用组与非二甲双胍使用组相比,糖尿病合并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显著降低[5]。

  发表在Obesity Medicine杂志的一篇荟萃分析,共纳入关于新冠肺炎和二甲双胍的5项研究,涵盖6937名患者。分析结果显示,相比非二甲双胍组,糖尿病合并新冠感染患者使用二甲双胍与死亡率降低相关[6]。

  今年3月份新鲜出炉的一项纳入28万多名2型糖尿病患者数据的英国研究显示,与未接受相应药物治疗患者相比,接受二甲双胍治疗患者的死亡风险为0.77,接受胰岛素治疗患者的死亡风险为1.42, SGLT2 抑制剂0.82、噻唑烷二酮类0.94、磺脲类0.94、GLP-1类似物0.94、DPP-4抑制剂1.07,糖苷酶抑制剂1.26[7]。

  这已经不是二甲双胍第一次开挂了。

  1957年,被称为“二甲双胍之父”的法国糖尿病学家 Jean Sterne首次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,并将这个从紫丁香中提取的药物命名为Glucophage(中文名为“格华止”,意为“葡萄糖吞噬者”)。

  从此以后的六十多年中,对二甲双胍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。而二甲双胍也没有令研究者失望,在抗肿瘤、抗炎、抗动脉粥样硬化、改善血脂、改善胰岛素抵抗、抗衰老等研究中都有令人振奋的结果。

  出品:《中国家庭医生》杂志社

  学术指导:金剑虹 副主任 主任医师

  内容来源:公众号“养生每日推送”(ID:FDHealth)

  参考文献:

  1. Barron E, et al. Associations of type 1 and type 2 diabetes with COVID-19-related mortality in England: a whole-population study.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. 2020; 8: 813-822

  2. Zhu L, She Z-G, Cheng X, et al. Association of blood glucose control and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COVID-19 and pre-existing type 2 diabetes. Cell Metab 2020; 31: 1068–77.e3.

  3. 《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(2020版)》

  4. Luo P, et al. Am J Trop Med Hyg. 2020 Jul;103(1):69-72.

  5. Crouse A, et al. medRxiv [Preprint]. 2020 Jul 31:2020.07.29.20164020.

  6. Timotius I,Andree K. Obes Med. 2020 Sep;19:100290

  7. Prof Kamlesh Khunti et al. Prescription of glucose-lowering therapies and risk of COVID-19 mortality in people with type 2 diabetes:a nationwide observational study in England.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21;9: 293–303




上一篇:康博嘉|离客户再近一点,这才是医院CRM该有的样子
下一篇:返回列表
北京分中心大运河的风景
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.1万公里
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
地区推出政策,帮助父母独自生活
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